[輕小說感想]《罌籠葬》/ 久遠 - 當肥牛遇上女王時 -       我們沉迷輕小說的每一天
| |


書名: 《罌籠葬》  
作者:久遠    |     插畫:Izumi
出版社:台灣角川    |     出版日期:31/06/2009


【節錄自台灣角川的內容簡介】

「生死是人的籠,卻是神的領域。」

四百年前,人們因恐懼壽命有盡頭,殺了制訂生死輪迴的珠罌神,卻意外遭受詛咒。
而喪失輪迴之理的世界,淪為非生非死之幽魂肆虐的煉獄。
人們為避免詛咒,創建了「籠庭」,並召集具降魂之力的五位「義人」後裔鎮守。
四百年後,義人家系之一的塚家叛變,在戰亂中失去記憶的塚家庶女,背負著污名遞補為義人。
而後,她將在這座巨大的人間牢籠裡,見證少男少女們無從逃脫的命運──
這是一樁因恐懼死亡而引發的弒神慘劇,一段累世不得解的人神恩怨,和一場愛生與怕死的人性糾葛。



果然是一部頗受爭議的得獎作
看過一些網絡間的評論, 其中最深刻的一句是:
只要能接受它的文筆,就能享受到非常大的樂趣
其實這句話通用與否, 還是得看每位讀者看畢全書後會有何感受
以本牛而言: 很抱歉, 我實在沒法接受這位作者的文筆


首先我得聲明, 本牛是讀文科出身
即使不少文科生面對文言文或是古白話之類時總是頭痛無比, 本牛卻不在此列
雖則我在會考時文學只拿到 C(5) 的成績, 不過對於要看懂文言文的大部份意思
當年的我是甚有自信, 至少, 我不討厭看文言文



文筆嬌揉造作、濫用四字成語

回正題, 作者久遠在《罌籠葬》開首30頁所使用的大量艱澀詞藻 (我不想用「華麗」來形容)
我不是看不懂, 而是看到覺得煩厭而不想看
在我讀到第24頁時, 這一頁的文筆連續將我二度擊倒
(因為同一頁而令我連續摔書兩次的這經驗, 應該永世難忘)

這決定性的兩句我張貼如下:

例一: 『繫結而起的髮髻,髮間點灑金翠如泉,華麗而寬大拖曳的烏角長襦直覆地面,
宛若一道渾圓起伏波浪蓋住雕藤屐尖。金與銀紅的軟紗蟬纏著外露的兩隻手臂,更顯豐澤綽約
』(Page 23 - 24)

例二: 『不知是哪個睿智的獄卒,及早放棄了指望我能有所反應的念頭,舉劍高聲一呼。
呼聲猶如醍醐灌頂,眾獄卒紛紛回神過來,掩護著我,舉劍向謫仙刺去。』(Page 24)

這種詞藻很華麗嗎? 以例一來看, 的確看似很華麗
我還以為他是曹雪芹再生, 害我以為自己在讀著《紅樓夢》
首30頁內所有字裡行間都充斥著這種看似華美的詞藻 (以下將以「火星文」作統稱)
可是31頁之後呢? 雖偶有看到相同風格的詞藻
不過真要跟首30頁相比, 這種令人頭暈目眩的火星文只剩20%不到
甚至更看到慘不忍睹的劣拙詞藻出現
(這部份容後再舉例說明)
這30頁給我的感覺是: 作者為了在一開始營造出先聲奪人之勢
所以硬是用一些艱深的詞藻以及濫用四字成語來推砌出磅礡氣勢
簡而言之, 裝模作樣是也-.-



說起來, 例二之中有兩處就可以加以証實是否裝模作樣
先是醍醐灌頂, 這成語源於佛教用語, 比喻以智慧灌輸於人, 使人徹悟
句子中舉劍時的呼聲猶如「以智慧灌輸於人, 使人徹悟」???
明明只要修改一下句子結構並使用淺白一點的詞彙(例如「如夢初醒」)就行了, 偏偏用什麼醍醐灌頂...
背後含意不點自明吧


另外一個問題詞是 睿智的獄卒
故事中講到因為女主角幽冥面對敵人時呆若木雞沒作出反擊
致使身邊一堆跟隨幽冥的獄卒慘被屠殺
所以某獄卒察覺到不能依靠幽冥能有何作為而高聲疾呼反擊
好啦, 在這情況下作者用睿智一詞來形容某獄卒臨危不亂理解情況之舉是否恰當呢?
睿智, 有「深明通達的智識」之意, 雖也可解作「見識卓越、富有遠見、聰明」等等意思
不過用來形容這位獄卒... 我是覺得違和感很大咧


先不論本牛的喜好問題, 也拋開濫用四字成語的毛病
如果作者可以從頭到尾, 用同等質量、同樣風格的詞藻將《罌籠葬》滿滿的填滿
至少我不會說他在裝模作樣賣弄文筆, 到時純粹只是我能否接受這種文學風過濃的個人喜惡問題

可能作者覺得在首30頁的表現是畫龍點睛才會採用這種描寫法
在我看來卻是畫蛇添足之舉, 由於我閱讀的習慣是細細品味型
(也正因此我看書的速度非常緩慢, 這老問題我一直都有提過就不多說啦)
作者的艱澀詞藻猶如火星文一般導致我的閱讀速度進一步下降 (我看日文小說的速度比看《罌籠葬》的速度還快-.-)
再加上四字成語的濫用造成我對《罌籠葬》產生莫大不快感
我追看的動力可說是被其文筆狠狠地秒殺
更別論對古中國風的用詞本來就受不了的讀者能否撐個30頁



故事前半平淡乏味、打鬥場面連貫感差

第31頁後的《罌籠葬》又是如何呢? 我會將250頁當成一個分水嶺
前半部份(31 - 250頁)好壞參半, 後半部份(251頁 - 結局)極為精彩


前半部份火星文的出現率大幅下降, 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那麼剩下的問題大致有幾個
首先是劇情的推進大多用作交待世界觀以及各種設定, 還有就是埋下伏筆
老實說有點平淡無味, 雖不致於過份沉悶, 實在說不上是有趣

尤其是打鬥的場面更是無法做出既視感
一來是因為火星文的描繪大大減低了想像的空間
二來嘛... 我直接舉例好了


例三:『這時,周圍旁觀的獄卒們都早看我與拂梢的對戰看傻了... (中間省略)
我伸展雙臂, ...(中間省略)..., 手勢忽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自左右兩邊兩個獄卒的腰間佩鞘中抽出長劍,水平圓斬。』(Page 177)


我很疑惑, 當時幽冥是站住防禦時「手勢忽變」抽走旁邊獄卒的佩劍...
圍觀的獄卒有接近到幽冥可以伸手可及的距離??
換著是你, 你會否站得這麼近看著別人打架?



作者文筆水準前後不一

網絡上不少人認為久遠寫的這本《罌籠葬》很有文學性, 當真? 果然?
我對此抱有保留態度, 因為我覺得這位作者在基本功上存在著很多不成熟的地方
例如我發現作者很喜歡用「後者」來代替人物的稱謂
多到變成濫用亂用的程度...
我從中找幾個例子出來

例四:『繭走近,在昏厥的娘身邊蹲下,輕壓著後者前額:「醒來」』(Page 196)

例五:『...樨臣就一直沒有開口說。前夜,他持續坐在地殿中央,抱著己然死去的畔兒,
直到親自將後者放入棺木後...』(Page 266)

本來運用「後者」一詞並無不妥, 不過故事是以女主角幽冥作為第一身視點
以例四來說, 既然會稱呼「娘」, 很明顯是幽冥的視點吧
奇怪在, 人在思考的時候會以「後者」來形容他人嗎??
將這句改成「輕壓著她的前額」或是「輕壓著娘的前額」這種直接簡單的描述不就好了?
而且使用女性的「她」字, 也不會跟繭這個男角混淆
好吧, 如果覺得這樣運用「後者」一詞沒什麼不妥的話
那換成角色在對話時將「後者」一詞說出來又如何呢?



例六:『(黔潤說:)「我慌忙撈起沉進河水的少女,但後者己無氣息...」』(Page 332)

打個比喻, 例如有同事問我在做什麼時, 我答:「我在幫A君影印文件, 可是後者說不要了」
換著是你, 你會這樣子說話嗎?


在這篇感想文的開始時我有提及過在故事後半「看到慘不忍睹的劣拙詞藻出現」
我又找最明顯的一句來舉例好了, 也不用我多作解釋~

例七:『我愣住,突然覺得眼前看到的東西並不是眼前的東西。』(Page 342)

這種平凡又累贅的文筆, 跟寫下前30頁的真是同一個人嗎?
明明用來形容相同意思的詞彙多到不勝枚舉...



細節上的矛盾

另外我發現一些描述上的前後矛盾, 暫時好像沒看到有人指出這點
再舉例說明好了:

例八:『那名少女已經被自己殺死了,黔潤敢以無常殿判官的名譽起誓』(Page 332)

這句一開始看起來是全無問題
不過當之後的劇情說明黔潤是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時候
回頭看這句就變得前後矛盾

黔潤成為無常殿判官的理由是為了得到接近繭的機會並刺殺之
並不是因為他想成為這種高官或是得到連帶的榮耀才加入籠庭
成為無常殿判官這一個行經只是一個過程而非目的
而且他忠心的對象是珠罌神, 這樣的他會「以無常殿判官的名譽起誓」嗎??
難道抱持著另類目的的他, 會覺得身為無常殿判官是一種榮耀?
如果不是的話, 那他又怎會以此來起誓呢... 真矛盾


...而且這句子還牽涉到屬於第一身視點還是第三身視點的描述混淆問題, 這個我就不探究囉


最後, 人物形象過於刻板又或是各人物之間的互動太少
導致故事後半部份人物死亡時的震撼度不大

角色死了我卻毫不心痛, 在角色刻劃上有點失色



整體優點 & 特色

不知不覺這篇感想文越寫越長, 連我自己都開始受不了 orz
接下來優點方面的評價我一切從簡, 反正要看到對《罌籠葬》的讚賞評價
真是隨便Google一下就找出一堆了


故事前半部份雖然有點平淡, 不過在生死的意境表達上的確是一絕
對死亡的恐懼亦頗多著墨
, 以下這兩句我是覺得很讚的

例九:『為了珠罌牢的生,而充滿著珠罌牢的死的場所。 ......
生死的籠,我們之中,沒有人能逃得出去。
』(Page 100)


至於世界觀及各程設定, 我是覺得很清楚的被表達出來
雖然什麼義人 什麼亙玉 什麼羔戮 什麼五蘊 又一堆十殿的詳細名稱與描述看似很複雜
不過我是很快的習慣及記起來了
除了對罌粟為何有這等神力抱著疑問喔, 其他的設定作者都有細心的交待
(只是交待的過程真的太平淡有點悶而已~.~||)
而且無可否認獨特的世界觀是《罌籠葬》其中一個特色
像我這種看慣日式風格、抗拒中式古風的, 很快就接受到《罌籠葬》的世界


故事後半部更是精彩好看
由曹畔死亡開始, 感覺一直平淡如水的劇情逐漸掀起一陣陣浪花
故事走向出人意表, 最後還演變成狂風暴雨
作者將整個事件策劃得如此巧妙令我讚歎不已
故佈疑陣引發的緊張感以及彷如世界末日的氣氛很不錯

人心的惡意、籠庭的崩壞, 全在一瞬間爆發出來
可說是要高潮有高潮, 要爆點有爆點, 害我突然急不及待想看到結局
收尾部份也是無可挑剔
四百年的再遇、同樣經歷對方所未曾體驗過的死亡以及不老不死的二人
即使不能走在一起, 還是定下神人之間的輪迴約定
雖說不上感動萬分, 卻還是有一點點悸動的餘韻



總結

長篇大論後, 又到總結時間
由於我在開始閱讀《罌籠葬》之前並沒有詳細參考過網絡間的書評
對於故事開始時文字帶給我的衝擊, 我是在沒有心理準備下被逼接招

結果開首30頁過份嬌揉造作又同時帶有「亂丟書包」之嫌的文筆成功地秒殺掉我所有的閱讀興致
如果不是堅持著「再難看的書也要看到最後」的原則
在第24頁時我就要丟書棄追啦, 如果那一刻要我打分數的話我會直接給零分
雖然我是看到最後, 但當中的過程用「痛苦閱讀」來形容絕不為過
再加上250頁前平淡無味又沒方向的劇情持續加深我的不快感
我明白《罌籠葬》是一部倒吃甘蔗的作品, 也知道只要撐過故事前半
可能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可是250頁前實在是太難吃, 後面的情節再曲折離奇再精彩絕倫也是無補於事
就好像去婚宴吃了大半餐難吃又無味的菜肴後才端出珍饈百味, 還會覺得滋味無窮嗎
更何況後半部份雖然很精彩, 卻不能以「令人驚艷」來讚美
我實在沒法給予高度評價呢


如果跳過首30頁不看, 如果文筆可以平易近人一點
又或是作者願意將心力放到意境的表達上而非表面性質的詞藻上
縱使作者的文筆還有不成熟的地方, 我還是會給《罌籠葬》80分

現在嘛... 除非是特別的原因, 否則我是不會去看作者久遠的新作《流光森林》啦
我是很想支持華文輕小說, 不過今次實在是嚇怕我啦...


題外話: 花掉我8小時才寫完這篇感想文, 共3800字... 我是瘋了嗎 orz  


牛牛的推薦度: 60 / 100


其他相關書評:

回首展望: 第一屆台灣角川輕小說大賞 金賞 罌籠葬


相關網誌:

[輕小說感想]《浩瀚之錫》/ 逸清

台角代理輕小說 | 評論(4) | 引用(0) | 閱讀(19003)
羽翼
2012/07/02 19:48
其实第一次买下这本书的原因是插图+网友推荐+不是萌系。第一次读各种不习惯,觉得这文字太晦涩难懂了,开始怀疑后面是不是都看不懂...但也算是渐入佳境,开始有点弄懂这个风格了。人名很难记,这是看人物多的小说常见的问题,每次看到一个新名字就往前翻,有点累人= = 这本书属于越看越好看的吧,剧情方面来说还是很吸引人的,女主的身份虽然早已猜到,但还是有很多出乎意料的展开。总的来说我还是挺喜欢的~zan
肥牛 回覆於 2012/07/04 06:48
其實你說後來漸入佳境, 原因可能在於後面的用詞比較正常所以才看得懂而已 XD

如果文筆放到意境的表達上而非表面性質的詞藻上
用字別這樣浮誇的話, 故事本身算是ok

至於你說故事越後越好看的這點
我也認同《罌籠葬》是一部倒吃甘蔗的作品就是了
2012/06/12 17:15
我比較好奇作者是不是把『闇』黑打成『闐』黑然後印象中還有什麼船『唄』聲還有萌黃色的小雞唄是日文『歌』的意思……就算是偽中國風好了直接用這種只能在日文適用的稱呼真的沒關係嗎(汗然後萌黃色印象中是日本一種接近草綠色的顏色,所以是……草綠色的小雞?!
肥牛 回覆於 2012/06/13 19:38
由於書已經賣掉的關係
我沒法翻開小說查證你提到的相關部份
抱歉啦~.~||
小魅
2011/10/28 23:07
久遠的流光森林我有買來看了

個人是覺得艱澀文筆這部份有改善啦
肥牛 回覆於 2011/10/29 23:02
我應該不會有機會再看久遠的作品
一來是我手上實在太多書沒時間看, 根本就是越買越多的惡果
二來是, 真的要看台角得獎作, 我會寧願選擇《浩瀚之錫》....

當然, 如果從天掉下《流光森林》讓我檢到的話倒是可以讀一下 XD
不過我會比較希望是天掉美少女 XD
colhome
2011/09/16 18:40
肥牛兄是邊看邊記錄下自己覺得哪邊有問題嗎XD
肥牛 回覆於 2011/09/17 00:42
看到有問題的地方會先記下頁數
待看完整本後才會找回頁數中覺得不妥之處
我才不會邊看邊做完整紀錄喔
而且我只會從中抽出部份來舉例
每點都記下來的話太影響自己的閱讀情緒啦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
               

驗證碼 不大小寫視為相異